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股票配资平台

揭秘马斯克慈善基金会:兼济天下还是避税利己?

2789

2024-05-15 【 字体:

在2021年3月之前,埃隆·马斯克的慈善基金会从未宣布过对卡梅伦县做出任何捐赠。卡梅伦县是美国得克萨斯州南端的一个贫困地区,也是马斯克的SpaceX公司的火箭发射场,以及监管发射场的当地官员的居住地。

然后,在那个月的一天,早晨8点05分,SpaceX的一枚火箭爆炸了,扭曲的金属像雨一样洒满了整个地区。

马斯克基金会于当地时间上午9:27开始作出捐赠。

马斯克在Twitter上说:“我将向卡梅伦县的学校捐赠2000万美元,并向布朗斯维尔市捐赠1000万美元,用于振兴市中心。”

作为《福布斯》杂志评选出的世界第二富豪,马斯克掌管着SpaceX、特斯拉和其他不断推动技术发展的公司,同时还控制着现改名为X的社交媒体平台,他通过这个平台宣传自己往往偏激的政治和社会观点。

与此同时,他还管理着一家数十亿美元的慈善机构,如此规模的资源可以产生全球性的影响。比尔·盖茨用自己的财富来改善整个非洲的医疗服务,沃尔玛背后的沃尔顿家族则推动了美国教育体系的变革。与他们不同的是,马斯克的慈善事业杂乱无章,主要是为了利己,让他有资格获得巨额税收减免,并帮助他的企业。

自2020年以来,马斯克通过可减税捐赠给自己的慈善机构投入了当时价值超过70亿美元的股票,使其成为美国最大的慈善机构之一。

近年来,存放这笔资金的基金会未能按照法律要求提供最低限额的捐赠,以证明减税的合理性,这使其面临向政府支付巨额罚款的风险。

税务文件显示,马斯克没有为他的慈善基金会雇佣任何员工。基金会的数十亿资金由一个董事会负责,董事会成员包括马斯克本人和两名志愿者,其中一名志愿者据报告投入的时间很少,平均每周只有六分钟。

2022年,也就是有记录可查的最后一年,他们捐出了1亿6000万美元,比法律规定的最低限额少了2亿3400万美元,是全国所有基金会中第四大的欠额。

自2020年以来,马斯克向他的慈善机构捐赠了当时价值超过70亿美元的可减税股票,使其成为美国最大的慈善机构之一。

马斯克没有设立慈善机构的义务,而且他已经明确表示,他相信自己的营利性企业将比任何慈善事业更能改善世界。但是,一旦他成立了一个非盈利组织,并在其中注入可减税的捐赠,法律就要求他确保自己的基金会服务于公众,而不是为了其领导者的“私人利益”运作。

《纽约时报》的分析发现,在马斯克基金会2021年和2022年的捐赠中(这是有完整数据可查的最近几年),约有一半捐赠与马斯克、他的一名员工或他的一家企业有某种关联。

在马斯克基金会的捐款中,有5500万美元是为了帮SpaceX的一位大客户兑现其慈善承诺。还有那枚火箭爆炸后向得克萨斯州卡梅伦县捐赠的数千万美元。此外,还有向两所与马斯克的业务密切相关的学校提供的捐款:一所学校建在SpaceX公司园区内,另一所学校则位于为马斯克的员工新建的一个社区内。

在城市研究所研究慈善事业的本杰明·索斯基斯说,“马斯克真正引人注目的地方在于,他的公众形象让人难以忽视,而他在慈善事业上的影响力却微乎其微。”索斯基斯说,其他亿万富翁的目标是对社会产生广泛影响,而马斯克的基金会“在他的商业活动之外缺乏任何方向或真正的重点”。

马斯克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01 一所给他的孩子的学校

马斯克和他的弟弟金巴尔于2001年创办了马斯克基金会,这是在他参与创办的在线支付公司PayPal以1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eBay的前一年。他在这笔交易中获利超过1亿7500万美元,并将价值约200万美元的eBay股票捐给了其同名基金会作为种子资金。

马斯克基金会的网站上最初放着精彩的动画,展示卫星天线和教室里孩子们的照片,同时鼓励人们申请资助。然而到了2005年,动画被简单的黑色文字取代,上面写着基金会关注“科学教育、儿童健康和清洁能源”。

网站没有列出任何联系信息。现在也没有。

据《福布斯》估计,到2014年9月,马斯克的净资产已超过100亿美元,这主要得益于他持有的特斯拉股票的价值。但他对自己的慈善机构却捐献甚少。税务文件显示,那一年,他的基金会在银行有40121美元的存款。

这符合马斯克对慈善事业的公开立场。他曾说,他会通过其营利性公司来改变世界。

“特斯拉为环保所做的贡献超过了其他所有公司的总和,”他去年在《纽约时报》的交易录论坛上说。“作为公司的领导者,我为环保所做的贡献比地球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多。”

实际上,马斯克利用他的小型基金会帮助与他个人有关的团体,包括他兄弟经营的一个食物慈善机构,以及在他经常参加的火人节在2013年点燃的“完全神圣神庙”。

他还创办了自己的非盈利性学校“以达星辰”(Ad Astra,拉丁语“向繁星进发”的意思。),探索数学和科学教学的新方法。

但这所学校也为马斯克的个人目的服务。在他位于洛杉矶贝莱尔的家中运营的第一年里,以达星辰学校的14名学生中有五名是他自己的孩子。

学校最初的负责人约书亚·达恩写道:“善良和求知欲(以及在SpaceX工作的父母)是录取的唯一标准。”

以达星辰学校目前的校园,位于得克萨斯州博卡奇卡SpaceX公司所属院落的安保大门内,外表已看不出是一个学校。

以达星辰学校后来搬到了SpaceX位于加州霍桑的总部,学生人数增加到了50多人。达恩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大约一半的学生与SpaceX的员工有亲缘关系。根据《纽约时报》获得的一份副本,达恩的合同甚至写明,在学校开发的知识产权将有一半归马斯克个人所有。

两名因担心遭到报复而不愿透露姓名的SpaceX前高管回忆说,以达星辰学校有时被认为是给高管子女的一项福利,而大家都明白,对于普通员工的子女来说,想获准进入几乎是不可能的。

2016年,马斯克向他的基金会捐赠了价值2亿5400万美元的特斯拉股票,拨发的善款也在增加,但仍然看不到一个连贯的主题。

马斯克基金会向开创性的人工智能开发组织OpenAI捐赠了1000万美元,他是该公司的董事会成员。(OpenAI在获得捐赠时是一家非盈利组织,尽管它现在已经分立了几家营利性公司。)马斯克在最近针对该组织及其创始人的诉讼中表示,在停止其捐赠之前,他个人于2020年额外向OpenAI捐赠了3400万美元。马斯克此前曾表示,他已向OpenAI捐赠了约1亿美元。

但马斯克的捐赠似乎常常受到Twitter的引导,他在Twitter上做出了引人注目的承诺,以回应互联网名人的挑战:在YouTube博主Mr.Beast的倡导下,他捐赠了100万美元用于植树;在Barstool Sports创始人戴夫·波特诺伊的推动下,他在新冠大流行期间捐赠了100万美元以帮助小型企业渡过疫情。

2018年7月5日,他开始与密歇根州弗林特市的青年活动人士“马里”阿玛利亚纳·科彭尼互动,后者请求他为当地孩子提供自行车,并为她所在的城市提供清洁水源,那里当时正面临一场供水危机。不到一周后,马斯克发布推文,“承诺”将“为弗林特市所有水污染程度超过FDA标准的房屋供水恢复工作提供资金”。

“将在弗林特组织一场周末活动,为那些出现问题的房屋添加过滤器,”他在另一条推文中表示。

时任弗林特市市长的民主党人凯伦·威廉姆斯·韦弗表示,该市请求马斯克先把重点放在帮助学校上。马斯克基金会向学校捐赠了约100万美元,用于安装滤水器和为学生购买笔记本电脑。它还向与科彭尼有关联的一家慈善机构捐赠了12.5万美元,旨在帮助弗林特市的儿童。

弗林特要求的远比这些更多。

该市发给马斯克一封长达四页的信,请求他资助新的供水基础设施和大范围的家宅管道更换。它还请求马斯克在该市开设一间研究办公室或一家制造厂。

这些愿望基本都没能实现。《纽约时报》获得的通信记录显示,特斯拉派来了一名企业发展主管,他邀请大家乘坐公司的车,在弗林特市政厅的停车场转几圈,此外马斯克一度考虑在该市建立一个自动驾驶人工智能设施。他还访问了弗林特市,去了科彭尼的学校。

但特斯拉从未在那里开设办公室。而且自2019年年中以来,马斯克基金会就没有再列出任何对弗林特市的捐赠,无论是用于家用滤水器还是其他方面。

不过,该市市长表示她仍然心存感激。“他没有义务做任何事,”她说。

02 大额捐款和大额减税

2021年底,马斯克遇到了一个问题。他行使了一项特斯拉股票红利计划中的期权,使他获得了该汽车制造商价值约250亿美元的股票。但这是有代价的。

“今年我将缴纳超过110亿美元的税,”他后来发帖称。

税法为持有自己公司大量股票的高管们提供了一种减税方法:慈善事业。马斯克可以将近年来股价飙升的特斯拉股票捐赠给非盈利组织,并根据股票的价值获得减税。他可能几乎没花什么钱就获得了这些股份,但这没有关系。

那年10月,马斯克曾高调提出巨额慈善捐赠的想法。他在Twitter上写道,如果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能够详细说明如何使用这笔钱,他将出售特斯拉股票,并向该组织捐赠60亿美元。

世界粮食计划署回复了一份计划书,但马斯克没有给一分钱。他向自己的基金会捐赠了500万股特斯拉股票,当时价值57亿美元。

这笔捐赠使马斯克基金会的资产翻了三倍,从而跻身美国20大基金会之列。税务专家表示,这可以为马斯克节省超过20亿美元的税款。

马斯克的捐款增加,意味着他的基金会的责任也在增加。税法要求所有基金会每年捐出5%的资产,因此马斯克基金会预计每年要拨发数亿美元。

基金会并未根据新的基准增设受薪岗位。唯一记录在案的是一个很小的人事变动:税务文件显示,马斯克的家族办公室雇员、基金会三位志愿者董事之一玛蒂尔达·西蒙,将她的工作量从0小时增加到了0.1小时,也就是每周六分钟。

基金会的另两位志愿者——马斯克本人以及马斯克家族办公室负责人贾里德·伯奇尔——记录的工作时数是每周一小时。西蒙和伯奇尔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2021年,税务文件显示马斯克基金会的捐款比规定的最低额少了4100万美元。2022年距离5%的标准更远了:差距比前一年又增加了1亿9300万美元。税务文件显示那一年马斯克的基金会只捐出了其70亿资产的约2.25%,远低于5%的最低额。

经过连年的不达标,到了2022年底,马斯克基金会的捐款欠额达到2亿3400万美元,根据慈善数据分析公司Cause IQ的统计,这是美国所有基金会中的第四高欠额。

“你可以看到,它还上不了台面,”研究非盈利法律的乔治敦大学教授布莱恩·盖尔这样评价基金会少之又少的捐款。“它还不是一个专业的组织。”

马斯克基金会没有公布有关2023年善款拨发的详情,也没有澄清是否已经补足之前一年的欠额。如果未能补足,基金会需要承担相当于2022年尚欠额度的30%的惩罚税。

在马斯克基金会捐出的善款中,其中一些给了与马斯克的业务没有明显关联的组织。

例如XPRIZE基金会得到了1亿1200万美元,以表彰致力于清除大气和海洋中的二氧化碳的研究人员。得州大学得到了1000万美元,用于人口趋势研究——这是马斯克关注的一个领域,他曾表示担心地球的人口会崩溃。彭博新闻社率先报道了这笔捐款。

不过有一些受赠方与马斯克有利益关联。

例如马斯克基金会向一个联合国项目捐了500万美元,帮助各国评估有哪些农村学校需要互联网接入。其中至少有两例受惠方成为马斯克的客户的情况,用他的星链卫星服务为学校提供网络。

有一笔大额捐款的受惠方是SpaceX的客户:宾夕法尼亚州亿万富翁贾里德·艾萨克曼在2021年包租了一趟SpaceX的火箭轨道环游。艾萨克曼称,通过将四个座位中的一个座位作为抽奖奖品,此行可以为圣犹达儿童研究医院筹得2亿美元。(艾萨克曼当时拒绝透露他花了多少钱预定这些座位,只是表示他计划筹集的善款将远远多于他支付的钱。)

然而等到艾萨克曼回到地球上时,此行的官方Twitter账号表示他尚未达到2亿美元的目标。

“我凑个5000万,”马斯克回复说。马斯克基金会最终拨发了5500万美元,是那年的最大一笔捐款。

几个月后,艾萨克曼宣布再向SpaceX购买三次太空旅行。他拒绝就这些旅行和马斯克的捐款回答问题。

非盈利法专家说,看不出这笔捐款违反了任何法律,因为不涉及马斯克基金会向马斯克或他的客户直接付款。

然而基金会理事会会长凯瑟琳·恩莱特说,她会建议马斯克不要参与这一决策——让基金会的其他董事来决定是否捐款。她说她会确保基金会的行动不被马斯克的商业需求所左右,基金会理应是一个有自身慈善目标的独立实体。

“那不是他的支票本,”恩莱特说。“不是一家家族拥有的私立公司。这是一个慈善组织。”

03 得州善款

马斯克从2020年底开始将自己的业务从加州转移到得州,他的慈善事业也随之转移。

有部分SpaceX员工子女就读的以达星辰学校搬到了公司在南得州的发射场附近。从学校网站去年的一个存档版本看,该校一开始是对外开放的。

但是网站后来消失了。学校位于一个有安保大门的SpaceX园区内。如今的校园已经看不出是一间学校,只有一个坐在皮卡车里的保安,还有写着“私人物业。不得擅闯。”字样的标识。

马斯克还从自己的基金会中拿出1亿美元,捐给得克萨斯州一家名为“基金会”的初创慈善机构,该机构表示希望开办学校,最终创办一所大学。

这笔捐款将资金从马斯克基金会转移出去,帮助该基金会接近5%的最低捐赠目标。但这笔钱并没有脱离马斯克的轨道:这家新慈善机构由马斯克的家族办公室负责人伯奇尔和马斯克的会计师事务所的两名负责人管理。

土地记录显示,这家新成立的慈善机构利用一家空壳公司,在得克萨斯州巴斯托普附近购买了一块约16公顷的土地。马斯克旗下一家名为“无聊公司”的隧道挖掘初创公司正在附近为自己的员工建造一个社区,可容纳110个家庭,距离这块土地只有两分钟的路程。网上的招聘信息显示,这家新慈善机构计划今年夏天在那里开设一所新的以达星辰学校,机构的领导人拒绝回答时报的问题。

在南得州,马斯克还利用他的基金会在2021年火箭爆炸事件后挽回SpaceX的声誉。

爆炸发生前几天,马斯克去了卡梅伦县最高民选官员、民主党人小艾迪·特雷维尼奥的办公室表达自己的不满。马斯克觉得,作为SpaceX公司博卡奇卡发射基地所在地,卡梅伦县审批许可证和其他申请的时间太长了。

特雷维尼奥回忆了自己的回答,当时他说SpaceX需要做更多的事情来帮助贫困社区。“我并没有明确地说‘给我们多少钱’,”特雷维尼奥说。“但我说,‘帮我把这个社区扶持起来。’”

但在爆炸发生后,特雷维尼奥所要求的捐款开始涌入。

但这笔钱并不是来自SpaceX,而是来自马斯克基金会。

该基金会向当地学校支付了至少1800万美元,用于购买从课堂笔记本电脑到简易天文台,再到成人焊工教学工具等各种物品。“其中一些成人学员现在已经在SpaceX工作了,”布朗斯维尔学区负责人“内莉”内雷达·坎图说。

该基金会还出资修缮了布朗斯维尔尘土飞扬的市中心。结果带来了更多高档餐厅,比如布朗斯维尔的第一家法式餐吧Le Rêve,当时马斯克正试图吸引员工搬到那里。

由于没有任何员工来处理南得州的捐赠事宜,马斯克委托他的朋友、前职业扑克玩家伊戈尔·库尔加诺夫作为联络人,但此人从未被列为基金会的雇员。库尔加诺夫经常就细枝末节向当地官员提出要求,比如基金会出钱建造的圣诞布景的灯光颜色:“‘冷白色’在我看来不太理想。”

于2022年离开马斯克基金会的库尔加诺夫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布朗斯维尔市长说,马斯克曾承诺在2021年拿出1000万美元用于市中心的美化,而到目前为止他的基金会只拿出了大约450万美元。

但如果马斯克的目标是改善其公司在布朗斯维尔的公众形象,那么这些捐款似乎有所帮助。

“从我们的无家可归者收容所到布朗斯维尔市,再到我们的学生——他给了布朗斯维尔的每一个组织几乎所有我能想到的东西,”市委员会成员杰西卡·泰特罗在一段拍摄于马斯克的火箭发射总部外的视频中说。

布朗斯维尔市中心的一幅新壁画描绘了这座城市的老地标——大教堂、动物园、墨西哥湾海滩——以及一个新地标:SpaceX的火箭园区。

左下角写着支付壁画费用的慈善机构的名字:马斯克基金会。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2024年3月3日武威昊天农产品交易市场暨仓储物流中心价格行情

2024年3月3日武威昊天农产品交易市场暨仓储物流中心价格行情
(原标题:2024年3月3日武威昊天农产品交易市场暨仓储物流中心价格行情) ...

星巴克回应推出红烧肉拿铁:龙年限定新品

星巴克回应推出红烧肉拿铁:龙年限定新品
星巴克红烧肉拿铁售价68元,近日,社交平台上“星巴克的红烧肉拿铁是认真的吗”话题...

东南亚股市|越南证交所指数本周涨超13%,菲律宾股指收涨约21%本周仍累跌超17%

东南亚股市|越南证交所指数本周涨超13%,菲律宾股指收涨约21%本周仍累跌超17%
越南证交所指数收跌0.04%,报1263.78点,本周累计上涨1.32%。越南胡...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彭安杰:让更多私营部门资本进入发展中经济体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彭安杰:让更多私营部门资本进入发展中经济体
  3月24日下午,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4年年会上,世界银行集团行长彭安杰在...

海珠40家农贸市场完成升级改造

海珠40家农贸市场完成升级改造
“百县千镇万村高质量发展工程”(以下简称“百千万工程”)是广东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头...

分析师:预计未来公布的数据将为美联储6月降息铺平道路

分析师:预计未来公布的数据将为美联储6月降息铺平道路
   Natixis的分析师Christopher Hodge和Jonathan...

美股财报季开幕!多家银行业绩令人失望 科技企业或独挑大梁

美股财报季开幕!多家银行业绩令人失望 科技企业或独挑大梁
  美股周一因为“马丁·路德·金纪念日”休市。虽然没有交易,但本周美股将有多家企...

聚焦2024化工产业链高质量发展会议丨金信期货发挥市场功能,助力化工产业高质量发展

聚焦2024化工产业链高质量发展会议丨金信期货发挥市场功能,助力化工产业高质量发展
2024年1月13日上海市龙之梦大酒店四楼翡翠厅座无虚席,2024化工产业链高质...

北陆转债下跌044%,转股溢价率8637%

北陆转债下跌044%,转股溢价率8637%
(原标题:北陆转债下跌0.44%,转股溢价率86.37%)2月26日,北陆转债收...

德银天下(02418)建议重选王润梁及王文岐为执行董事

德银天下(02418)建议重选王润梁及王文岐为执行董事
(原标题:德银天下(02418)建议重选王润梁及王文岐为执行董事)智通财经APP...